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幽谷清风 通辽

科尔沁之声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只小鸟:飞向蓝天是我的追求,栖息大地是我的渴望 ★我是一缕清风:没有人感到我的存在,也没人感到我的不在

网易考拉推荐

时政回顾:《中韩渔业协定》损害了谁?  

2012-05-05 12:23:01|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回顾:《中韩渔业协定》损害了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近年来我国渔民冒着生命危险出海捕鱼,多次与韩国海警发生冲突,原因何在?不得不从源头《中韩渔业协定》说起。

    2000年8月3日,外交部长唐家璇在北京与韩国驻华大使权丙铉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大韩民国政府渔业协定》。 

    据外交部网站当年报道,中韩渔业协定是两国在相向海域尚未完成专属经济区划界前就渔业问题作出的临时性安排,它的签署标志着两国渔业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对于保护渔业资源、建立两国间稳定的渔业关系、促进双边关系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中韩渔业协定》2001年6月30日生效,使我国历史上一直在韩国水域的对马、大小黑山,济洲岛等传统外海渔场作业的2万余艘渔船,只准留在过渡水域的渔船数不超过5500艘,其中专属经济区管理水域入境船只为2796艘,并从2005年起继续减至2000艘左右。这些意味着极大多数渔船从传统的外海渔场撤出挤向国内近海渔场,(尤其是2001年9月16日12时东海渔场伏季休渔期结束以后),争抢已十分有限的水产资源。同时又意味着渔区数以万计的渔船被迫转产转业,数十万计的渔民面临出路和生计问题,渔业生产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中韩渔业协定》生效,对当地渔业生产来说,似乎是一场灾难。据了解,舟山渔民将失去30%的外海渔场,还有25%渔场作业受到严格限制,4500余艘渔船将陷入困境,近3万渔民劳动力面临出路生计问题,全市年损失捕捞产量约30万t、产值约20亿元。渔民们首先担心永久性失去赖以生存的外海渔场后收入会大幅度下降,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温饱也成问题。

    协议中最关键的是被标志为过渡水域的地方,根据协定:被划为过渡水域的地方在协议生效5年后就成为两国各自的专署经济区.而恰恰被标志为韩国过渡水域的地方为我国渔民的传统捕鱼区.2005年后将成为韩国的专署经济区.

    这个渔业协定从表面上看,在水域划分上中国并没有亏。但问题是中国得到是内海水域(中国一侧的水域),该一侧的水域渔业资源匮乏。而韩国得到的是外海水域(韩国一侧水域),那里鱼获比中方一侧水域多的多。

    在没有签订中韩渔业协议之前,中国鱼船可以到韩国一侧捕鱼,只要不进入韩国12海里领海就行。当然韩国也可以进入中国一侧捕鱼。中国渔民并不担心韩国进入中国一侧捕鱼,因为中国渔船数量远多于韩国渔船。而韩国一侧长久以来就是我国渔民的传统捕鱼区。

    协议一签订,表面上看中韩各不吃亏,2005年属于己方一侧的过渡水域成为各自的专署经济区.但中国得到的只是渔业资源枯竭的内海专署区,而韩国得到的就是渔业资源相对丰富而且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渔民可以自由捕鱼的地方。

    中韩渔业协定有五年的过渡期。期间允许有进一步的谈判。但我们现在注意到,在此期间,中国驻韩国大使是当年被韩国情报机关成功策反的李滨。

    李滨,1956年7月生,北京市人,,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毕业,

    1977年-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职员;

    1982年-1986年,外交部亚洲司科员、随员、三秘;

    1986年-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三秘、二秘;

    1991年-1994年,外交部亚洲司副处长、处长;

    1994年-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韩民国大使馆参赞;

    1997年-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

    2001.10--2005.08,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韩民国大使;

    2005.08--2006.06, 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

    2006.06--,山东省威海市委常委、副市长(挂职)。

    据报道,李滨是外交系统至今为止发现的最高级别的间谍,十几年来为韩国以及美国提供了为数众多的中国外交核心机密,全盘泄露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外交政策,所造成影响,甚至引发东北亚整个外交格局的重塑,使中国在朝核问题六方谈判中处处受挫。但由于目前中韩关系正处于蜜月期,北京对此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以泄密罪而不以间谍罪定性李滨案,相当于援救李滨。因为按照中国有关法律,泄密罪的问题可大可小,而如果是间谍罪,刑罚将比较严重,像李滨这样的级别,以及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更有可能判处死刑。当年解放军总后勤部的少将刘连昆充当台湾军情局间谍,就被军事法庭处以死刑。但北京对李滨只处「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简单处罚,隐约透露出大事化小的政治味道。

    实际上,李滨案已不是简单的间谍案,而是涉及到北京外交系统的权力斗争。在十七大各方权斗的政治背景下,李滨因祸得福,被从轻发落,仅是调离外交系统,到地方降职使用。但这种讳疾忌医、遮丑隐恶的态度难道是国家之幸?对李滨的宽纵,却可能鼓励更多的李滨。看来和谐社会,有时也大可以和稀泥。永久受损失的,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时政回顾:《中韩渔业协定》损害了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 幽谷清风●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