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幽谷清风 通辽

科尔沁之声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只小鸟:飞向蓝天是我的追求,栖息大地是我的渴望 ★我是一缕清风:没有人感到我的存在,也没人感到我的不在

网易考拉推荐

国情探讨:“南水北调工程”简介及其反面意见  

2012-07-29 18:05:22|  分类: 【社科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情探讨:“南水北调工程”简介及其反面意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南水北调总体规划推荐东线、中线和西线三条调水线路。通过三条调水线路与长江、黄河、淮河和海河四大江河的联系,构成亦“四横三纵”为主体的总体布局,亦利于实现我国水资源南北调配、东西互济的合理配置格局。 东线工程:利用江苏省已有的江水北调工程,逐步扩大调水规模并延长输水线路。东线工程从长江下游扬州抽引长江水,利用京杭大运河及与其平行的河道逐级提水北送,并连接起调蓄作用的洪泽湖、骆马湖、南四湖、东平湖。出东平湖后分两路输水:一路向北,在位山附近经隧洞穿过黄河;另一路向东,通过胶东地区输水干线经济南输水到烟台、威海。

国情探讨:“南水北调工程”简介及其反面意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中线工程:从加坝扩容后的丹江口水库陶岔渠首闸引水,沿唐白河流域西侧过长江流域与淮河流域的分水岭方城垭口后,经黄淮海平原西部边缘,在郑州亦西孤柏嘴处穿过黄河,继续沿京广铁路西侧北上,可基本自流到北京、天津。 
    西线工程:在长江上游通天河、支流雅砻江和大渡河上游筑坝建库,开凿穿过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巴颜喀拉山的输水隧洞,调长江水入黄河上游。西线工程的供水目标主要是解决涉及青、甘、宁、内蒙古、陕、晋等6省(自治区)黄河上中游地区和渭河关中平原的缺水问题。结合兴建黄河干流上的骨干水利枢纽工程,还可亦向燎吸黄河流域的甘肃河西走廊地区供水,必要时也可相机向黄河下游补水。 
国情探讨:“南水北调工程”简介及其反面意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规划的东线、中线和西线到2050年调水总规模为448亿立方米,其中东线148亿立方米,中线130亿立方米,西线170亿立方米。整个工程将根据实际情况分期实施。 
    关于南水北调工程对长江口生态环境的影响,长江口盐水入侵问题是因潮汐活动所致的、长期存在的自然现象,也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与长江入海水量关系较大,多发生于12月至翌年4月长江的枯水期。包括上海市在内的长江三角洲,是中国重要的经济发达地区,长江又是上海市和沿江两岸主要的供水水源。因此,要高度重视长江口的盐水入侵问题。从三条调水线路的情况分析,西线、中线工程由于三峡工程、洞庭湖、鄱阳湖等一系列水库和湖泊的调节作用,对长江口基本没有影响,会产生一定影响的主要是相对距长江壳蜗近的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由于东线第一期工程调水规模仅增加抽引长江水100 m3/s,年调水量仅占长江最枯月流量的1.3% 和长江多年平均入海水量的0.4%,对长江口盐水入侵基本无影响。当2030年抽江规模达到800 m3/s时,调水量占长江多年平均入海水量的1.6%,影响也不大。规划提出当长江大通水文站流量小于10000m3/s时,采取“避让”措施,减少抽江水量。由于东线工程沿线有湖泊调蓄,不会对城市供水产生影响。采取“避让”措施后,可基本消除调水对长江口盐水入侵的可能影响。另外,长江三峡工程已投入运行,可使1~4月大通站流量增加1000~2000m3/s,郧蜗大程度上缓解枯水期沿江抽水对长江口的影响。长江入海水量是影响长江口盐水入侵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大通站亦下长江沿岸有数百个引水口和抽水站,引水流量超过3000 m3/s,需要加强水资源的统一管理。今后要通过对各取水口引水量的有效控制和三峡下泄量的合理调度,减轻或避免沿江取水对长江口盐水入侵的影响。 
    继三峡大坝之后,中国即将实施另一水利史上的“壮举”,即“南水北调”工程。计划每年把几百亿立方米的长江水调到千里之外的华北半干旱地区。 
  众所周知,中国大部分地区缺水。长江流域相对北方稍好一点,但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也只有2000立方米(每人每年,下同),约为世界平均值的四分之一。国际上把1000立方米作为衡量一个地区是否可持续进展的临界值,这实际上也是维系一个良性生态系统的级小值。考虑到长江流域种水稻的特殊性,实际需水量应该远高于这个世界平均的临界值。另外,长江流域的人口还在增长,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不段减少,水资源正在接近维持持续进展的最小值。在这种背景下,从长江调出几百亿立方的水会对长江流域造成怎样的后果,不能不让人忧虑!
国情探讨:“南水北调工程”简介及其反面意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南水北调工程将耗资几千亿人民币,远远超出三峡大坝。从长江把水调到北方后,级小部分用于城市生活用水,大部分用于灌溉。把宝贵的长江水调到几千公里之外的地方去浇灌旱地,这能是一个有效益的工程吗?
  规模之大,史无前例
  目前准备付诸实施的调水工程有三条线路,规模大致如下(目前披露的信息零散,出入较大,也许最终规模尚无定论):东线从江苏调水200亿立方米(每年,下同),中线从湖北丹江口取水130亿立方米,西线从长江上游大渡河,雅定江,通天河调水150亿立方米。总体规模480亿立方米,相当于黄河的来水量。调水量与长江总水量比较,平水年约占5%,枯水年可帮20%。从流量上看,总规模达每秒2000立方米,与枯水季长江在宜昌的流量同数量级,也就是说可以把 长江彻底调到往北流。可见其规模之大!
  一般来说,调水超过10亿立方米就算是特大型水利工程。西方发达国家中,西班牙属于一个相对干旱的国家。多少年来西班牙人一直在设想将其北方的水调一部分到南方。但由于事关民意,历届政府都不敢将这一计划摆上桌面。只是最近阿斯纳首相利用其
个人的威信和议会中的多数忧势,通过了一个“国家水文计划”。这个COLOSSAL计划每年调水也只不过10亿立方米。而且该计划一出台,就在调水区引起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游行抗议活动,其具体实施目前还困难重重。目前世界上规划或在建的大水利工程有:阿联酋海水淡化工程(1.6亿立方米),利比亚向黎波里输水工程(1.2亿),伊朗通过波斯湾向科威特供水工程,埃及引尼罗河水灌溉沙漠绿州等。这些工程从规模上讲都不能与中国的南水北调工程同日而语。
  观念误区
  南水北调工程涉及到几个观念误区。
  其一:长江水多喝不完
  有不少人甚至一些专家学者仅从“喝”的角度对待水资源,而彻底忽略长江巨大的生态功能。这主要是因为生态环境的变化周期长,潜移默化,不易觉察。
  因为长江枯水期的水量非常无限,要大规模从长江取水就得拦蓄雨季水,这样就
必然破坏长江输沙能力的平衡,引起河道变形,上颖舐蚀。简单地讲就是抽清水,留泥沙。其结果是长江中上游进一步淤塞,下游因来沙量减少而导致三角洲被侵蚀。
  不少专家已经发出呼吁,如果不采取措施,几十年后,长江中下游就要继黄河之后变成第二条悬河。目前目年仅淤积在宜昌至武汉江段的泥沙就足以把33平方公里的东湖填高近4米(见武汉
大学的研究报告)。长江水下三角洲近几十年因为来沙量减少而受到大面积的侵蚀,问题也已经相当严重。南水北调工程只能使长江的泥沙问题雪上加霜。有些人认为影响不大,但并说不出具体数据。如果每年有5厘米(这确实不算多,因为目前的水利计算不可能精确到几厘米),一百年后就有5米,淤积的地方差不多两层楼高,遭侵蚀的地方可能就会淹入水底。
  搞南水北调这样大的工程要不要考虑到一百年的影响?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中国用了一百年的时间收回香港,有些老外认为这是中国人的远见和智慧。清朝的皇帝尚且能看一百年,难道现在就不能?
  南水北调对长江的影响绝不只限于泥沙方面。抽掉几百亿立方米的水必然会大量减弱长江的自净能力,使污染问题更加突出。因为从长江取走净水会减弱下游的稀释功能。而长江目前污染已经非常严重。要知道长江水质变坏不仅直接影响目前的工农业及日常生活,而且还威胁着整个流域特别是中下游未来的生态环境。污质通过
地下水或灌溉流到土地中,经过积淀,导致土质变坏,其影响是全流域性的,决不只限于河道本身。中国已经有很多地方从过去的青山绿水变成了现在的穷山恶水,如果环境再继续恶化下去,很多地区势必变成荒山无水。水对环境的影响目前还很难进行全面的量化计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南水北调工程对长江流域的影响将是 大面积,长周期的。
  另外,南水北调工程计划新建两千四百公里的干渠道,主干渠宽达几百米,横切几大流域。这将对渠道所经地区的环境包括北方受水区带来巨大的影响。有的报道讲渠道本身对环境的影响很小,这种评价显然是级不负责任的。如果这样的工程影响 较小,世界上还有影响大的土木工程吗?
  其二:洪水猛兽
  中国人习惯把恐怖的东西比作洪水猛兽。人类今天已经彻底统治地球,不再感到猛兽的威胁。狮子老虎大多成为受保护的珍稀动物。洪水作为自然灾害之一,对人类会造成很大的危害。但洪水对维护河流的生态功起重要的积级作用。洪水摧枯拉朽,清除污垢,给农田带来肥沃的河泥。洪水对于生态系统的作用在某种
意义上就象体育运动对于人的身体一样重要。体育活动加速人的心跳和血液循环,促进新陈代谢。洪水则是河流剧烈活动的表现。尼罗河上因为修建了阿斯旺水库,减少了下游的洪水,也因而导致下游的生态环境恶化。这是水利界尽人皆知的例子。近几年来,国际水利界已经基本形成了“与洪水共存”的共识。抗洪的主要任务不再是消灭 洪水,而是要通过对行洪区的有效管理来减少损失。
  中国已经在长江流域修建了几万座水库。以前兴建中小型水库影响不大。目前在建或规划中的则有很多巨型和超巨型的水库。这些新的水库建成后将彻底改变长江的洪水面貌。有益的中小洪水将要消失,而那些严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特大洪水将照样肆虐。南水北调工程实施后,必然会大量减少汛期蓄水,使问题更加突出。
  我们也可以可以来拿猛兽比喻长江:建大型水库就象把猛兽关进笼子,让它失去自由度,而南水北调就象从兽的身上抽血。如此一来,长江的厄运就可想而知。
  其三:南方水多,北方水少
国情探讨:“南水北调工程”简介及其反面意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气象学家张家诚(原气象科学院副院长)认为,华北地区年降水量在400-700毫米,介于半干旱与半湿润地区之间。长江流域年降雨量在1000-1400毫米之间,属半湿润地区。按耕地面积平均,华北每亩300-450吨,南方700-900吨。因为南方水稻需水量是旱地作物的2-3倍,因此南北方的水量都刚好能满意外地的农业需求。南方无多,北方也不少。
  目前华北地区的水资源远没有充沛利用。如宁夏有的地区取黄河的水浇旱地就象南方种水稻一样,采取漫浸的方式,造成级大的浪费。由于缺乏现代化的灌溉设备(滴灌,喷灌),北方农业用水效率普遍较低。城市用水则存在管理问题。即使在最缺水的地区,如沿京广线的城市,人均耗水量超过了一些西方发达国家。鉴于中国目前的进展水平,居民实际需水量并不高,城市高耗水主要是因为浪费。工业用水也不例外,一些工厂由于技术问题耗水量大得惊人,如有些电厂,制药厂,不仅浪 费水,还造成污染。
  最近在报纸上看到,浙江有的地区因为过度开采地下水已经造成绑范围的地面沉陷。可见即使江南水乡也会缺水(当然这里也有滥开采的因素)。其实,长江流域闹干旱是司空见惯的事。有的研究甚至指出,中国南北方同时干旱的频率相当高。大旱年,北方缺水的时候,南方也缺水。由八可见,南水北调是一种典型的挖东墙补 西墙的办法。
  专家的调查研究表明,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的生活用水多可以通过改善管理来解决,包括非洲严重干旱的地区。在中国北方这种连半干旱都算不上的地区,如果城市用水还存在问题,就要从管理上找答案。另外,由于技术的进展,海水淡化成本在过去十年内已经降低了一半,估计未来十年还会以同样的速度递减。到时候,沿海城市用水基本上可以靠海水淡化来解决。所以,南水北调归根到底是一个灌溉 工程,城市供水不足以作为理由。
  其四:粗放经营,不计效益
  据说南水北调工程将创三项世界之最:规模最大,难度最大,效益最高。有不少人引以自豪。这三项世界之最的前两项虽然当之无愧,但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现在这个时代,土木工程规模再大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况且目前的设计方案无非就是水渠加泵站,除了庞大以外并没有什么新意。谈到效益,其世界之最的前逆恐怕要加一个负字。因为即使不考虑环境代价(如果把这一项考虑进去,南水北调的效益应当接近负无穷),一个投资几千亿的灌溉工程能有何效益而言?这个账不用细算,一般来说,灌溉收入很少,连补偿运行费都不可能。城市用水可以卖得贵一点,但能收取的水资源费也非常无限(自来水的成本一般包括水资源,净水处理和用过后的
  污水处理三部分费用,中国城市居民的承受力非常无限,前者不可能收得太高),况且南水北调工程将会使北方总的污水排放量急剧上升,因而大大减少污水处理的总费用。如果把所有的运行费用都客观地算进去,如水资源保护费(东线工程从长江下游取水,水质较差,需要特殊保护或处理),污水处理费,能源费,设备维护,保险费(天灾人祸的破坏),渠道对交通的阻碍作用(试想三条几百米宽的人工河如何阻碍人,畜,车的流动)等,南水北调工程即使不算初期成本也是一个净亏 本的工程,而且工程越大,亏本越多。
  如上所述,南水北调是一个灌溉工程。北方不可能依赖从几千公里外运来的水来进展农业,因为这与可持续进展的战略是背道而驰的。埃及人没有因阿斯旺水库而富强起来,恰恰相反,他们走的路是贫穷-进展-人口膨胀-更贫穷的衰退之道。新疆边上的乌兹别克,苏联期间在饥饿草原上修了一条大灌渠,其规模之大,世界上也排得上名次。他们用渠道的水种棉花,耗水之多,快要让下游的咸海干涸了(生态代价可想而知!),但其国家目前给人的印象好象还是穷穷和饥饿。中国北方的旱地产出较低,靠灌溉减少的收入微乎其微。况且,如果要收水费,
农民很可能宁可不种地也不买水。事实上,目前已有不少农田荒废,农民种田入不敷出,谁还负担得起额外的水费?南水北调,靠大量引水来进展农业,是某种意义上的粗放经营,必然会造成资源浪费,是一种过时的观念。要进展北方,必须依靠工业,依靠技 术,而不是靠依赖于灌溉的农业。
  从效益上看,与其将南水北调,也许还不如让北方的人适当迁移,“逐水草而生” 。比如说把首都迁到西安偏南的某一个地方,再从丹江口水库往那里输水,这样距离就很短。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每年需水也不过几亿立方米,这与南水北调工程的规模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北京是一块风水宝地,但如果照现在这样盲目进展下去,京城的文化光辉将要被烟,尘,灰,人所淹没,变得象墨西哥或开罗一样大而无当。要保护北京就是要限制其进展(这一点,我们的穆斯林兄弟头脑比我们清醒,他们不是反对香港人去新疆投资吗?)。迁都可以保住北京作为文化和科技中心的地位。另外,在西安附近建一个超现代的新城市(北方深圳)还可以有力地推动西 部大开发。
  再说,南方的光热条件比北方好,农业潜能远没有彻底发挥。有些地方的水利工程年久失修,只要很小的投入就可以产生大的效益。目前农业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农民种粮收入太低(有些地方甚至亏本),农民没有积级性。在这种前提下,有何必要 劳民伤财,调水几千里去浇旱地。
  背水一战,别无它择
  德国政府最近出台了一个可持续进展计划,其第一条是要在2010年将能源和原材料利用率分别比1990和1994年提高一倍。众所周知,德国的能源和原材料的利用率在世界上已经是数一数二的,要在如此高的基础上再翻一番,需要多大的决心!中国如果把北方的水资源利用率提高一倍,南水北调就彻底没有必要了。而这一目标与德国人的比较起来一点也不难,因为我们的起点很低。只要在体制管 理和科技上下功夫就彻底能达到。
  中国人口多,资源少,只能走高进展,低消耗的高科技之道。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因此,看一项工程是否合理,必须要看它是否有利于节约资源。南水北调必然会带来人力物力和水资源的浪费,显然不符合中国应采取的进展战略。中国经过几十年的经济进展,在财力和技术上都已经有所积累,彻底有能力通过科技力量和有效的管理来振兴北方,而不是用秦始皇的方法,搞长长城式的工程(据说长城是人类历史上最无用的工程),牺牲子孙后代的福祉来解决眼前的问题。试想,几千公里的,宽数百米的渠道,在中国大地上横切三刀,留下的创痛将要持续多久!而一旦 发生生态炎难,长江流域的环境将万劫不复!
  人口过多是中国很多问题,也包括水资源问题的根源。中国要想长久地,持续地进展最终必须把人口压缩到一定的限度,让人适应自然,而不是让自然适应人类。南水北调就是反其道而行,是对大自然的蔑视。它只能在短期内起非常无限的作用, 其“功在几十载,患则数百年”。


 

国情探讨:“南水北调工程”简介及其反面意见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