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幽谷清风 通辽

科尔沁之声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只小鸟:飞向蓝天是我的追求,栖息大地是我的渴望 ★我是一缕清风:没有人感到我的存在,也没人感到我的不在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知识:话说古代衙门的刑名师爷  

2013-04-21 23:48:26|  分类: 【社科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今地方政府长官皆以行政为己任,而明清时期的地方官却是“决狱断辟,旁理民务”以司法为主业,行政为兼理。
  
  明清时代的地方长官大多是通过八股文科考选任的,他们读的是孔孟,学的是如何做人,对于法律,可谓一窍不通。而清代的法律却远比前朝复杂,非专业人才难以掌握。例如,乾隆五年颁行的《大清律例》有1009条,至同治九年增至1892条。再加上清代行政方面的法律制度尤为严密,《钦定吏部处分则例》有52卷之多,详细规定了所有公文往移、政事处断的细节,官员如有触犯,不是罚俸,就是降级,甚至要革职拿问。这样,谁要想当地方长官不犯错误,就得聘用专业人才——刑名师爷为之打理。
  
  与近代司法制度一样,清代的诉讼审理程序也是从起诉开始的,这在清代称为“呈控”。刑名师爷接案后,首先得酌定审理日期。按照清代法律,每年国家的喜庆日、祭祀日、哀悼日、民间节庆日、官员请假和放假的“封印日”都不能开庭审理,这样一来,可供师爷选择的日期一年大致为一百多天。
  
  师爷确定审期后,就开列出应予传唤、拘提人员姓名,送长官过目。州县官不用在名单上签字,只须拿一枝朱笔在被传人名字上点一点就可以了,所以才有“堂上一点朱,民间千点血”的民谚。
  
  衙门正式审讯的地点,可以是大堂,也可以是二堂,有关奸情暧昧或涉及地方士绅的案件,则可以在二堂两侧的花厅或内衙审讯。一般大堂、二堂审案允许百姓入衙旁听,但不准喧哗。
  
  清代地方州县衙门是最基层的司法审判机构,州县官最高只能直接判决杖一百。超过杖一百的案件,州县官只能进行初审,提出判决意见后转送上级衙门处理。清代把杖一百折成大板四十,所以民间才有“不分青红皂白,各打四十大板”的说法。
  
  由于师爷不是政府官员,在公堂上并没有座位。一般案件,师爷只需在审后审阅供词就可以了。而徒刑以上要申详上级司法机关的案件,师爷往往会到大堂屏风后听审,如发现供证有漏洞,即唤门子传话给长官,提示如何抓住漏洞,一举击破被告防线,或提醒长官用刑适度,不要意气用事。
  
  刑名师爷起草判词,为求稳妥,一定要仔细推敲,斟酌“天理、人情、国法”。由于害怕死后有冤鬼来缠,清代刑名师爷一般都会遵循“救生不救死,救官不救民,救大不救小,救旧不救新”的原则来行“仁恕之道”。他们认为:案件中的死者不可复活,倘再杀一人,等于死了两人,自己阴间的罪孽更大了;对冤假错案尽可能不让翻案,因为清代与现代不同,造成冤假错案的官员是要受严厉处罚的;处理有关官员案件时,如果把罪责归于大官,那么官越大所受处罚越重,牵连的人越多,而把罪责全部推给小官,小官责任轻,牵连的人少,处理层次低,受罚也轻,容易结案;新旧官员交接时发现有财务问题,如果把罪责归于旧官,旧官不得离任,且无能力清偿欠额,难以结案,而新官上任不久,如果把罪责推给新官,新官凭借权力,总有办法搜刮财产来填补亏空。可见,刑名师爷办案,据以衡量案件的天平并不是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而是自己的“善德”。
  
  不过“善德”有时也会起正面作用,例如,当年郑板桥在山东潍县当知县时,一对年轻和尚尼姑相爱,被村民捉到县衙,按清代法律规定,触犯“佛门清规戒律”要受处罚。师爷看他们年龄相仿,情投意合,就给郑板桥出了个好主意:判两人还俗,配为夫妇。退堂时郑板桥还风趣地赠诗一首,末两句为:“是谁勾去风流案,记取当堂郑板桥。”

 

 

          附:刑名师爷及“师爷文化”

        师爷又被称为幕友或幕客,在明清两代其为盛行,是一些地方官员乃至封疆大吏请来的为自己处理一些公务的人员,在衙门中身份较为特殊。
        说其身份特殊,主要是指师爷并不食朝廷俸禄,不属于衙门在编人员,对外是幕主请来的客人,由幕主支付报酬,但师爷们在协助幕主处理衙门事务时,往往深知官场各种禁忌和潜规则,有时协助幕主处理一些较为棘手的个人隐秘事务。
         绍兴师爷在清朝时最为兴盛,官场有着“无绍不成衙”的说法,足见绍兴师爷之行业口碑。绍兴师爷成为一个地域性、专业性极强的职业群体,子承父业、代代世袭的现象极为流行,分工也较细,分为书启、钱谷、征比、挂号、刑名等多种。
        书启师爷主要负责公文写作和文案处理的,后来又分出“奏折师爷”这一行当,因为奏折师爷写的东西是要给皇上看的,一字不慎,小则摘去领戴花翎,重则掉脑袋甚至
株连九族,所以这一行当比普通的书启师爷有着更高的素质要求。曾国藩的师爷会稽县人章士杰将“屡战屡败”的奏折调整语序为“屡败屡战”,从准备挨骂变成受到皇帝嘉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钱谷师爷主要负责地方税赋的,这也是一个
父子相承、师徒相授的行当。据说刑名师爷在断气之前,抖抖索索从床底或箱掏出来交给自己接班人的册子,是当地真正的土地丈量名册、富户名单、官场关系图、行业规矩和禁忌等,是最能反映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的统计年鉴。这发黄的小册子,是师爷们传授下来并不断加以补充的,即使是地方官员,知道这小册子的存在,却不可能亲见。
        与其它种类的师爷不同的是,钱谷师爷是比较有稳定性,一般不因地方官员的变更而更换,有些“铁打的师爷流水的官老爷”的味道。据说一位颇有
后台的官员到某地当官,偏不信这个邪,打算把这个肥差让给随自己而来的小舅子,但焦头烂额之后只好将原神请回原位,个中奥妙,不得而知,但钱粮师爷的能量及其专业的不可替代性,由此可见。
自古以来对于绍兴师爷毁誉不一,誉者认为他们忠诚幕主,如同于当今之“智囊”或“顾问”之类,精明强干、不畏权贵、有正义感,对弱者有同情心,贬者认为他们穿梭游离于权力之间,上下其手,运笔如刀,往往置人于死地。
       很难用寄生、共生或雇佣之类的词语来解释官员与师爷微妙的生态关系。首先,师爷的收入并不来自于朝廷俸禄,而是来自于幕主,可以说是类似于雇佣关系。但是,与其他如厨师、杂役等纯体力劳动者不同的是,师爷为雇主提供的是智业服务,这种服务可以影响到幕主的
宦海沉浮直至身家性命。因此,许多幕主对师爷礼敬有加,待之如同贵宾而不敢以普通仆役视之。在这其中,固然有着对脑力劳动者的尊重,也有着对师爷潜能量的敬畏,也正是在这种客气之中,双方维持着一种亦客亦友相敬如宾的关系。
        当然也有例外,清朝在镇压
太平天国运动过程中,一些汉族地方官员趁机取得了部分地方军政实权。许多封疆大吏周围聚集了当时的文化精英,许多人就是以师爷或幕僚的身份出现并存在的,风云际会之时,潜龙现爪,一得到外放的机会,便自立门户。如李鸿章在成立淮军之前就是曾国藩的幕僚,左宗棠在自成一系前也长期在湖广总督门下当幕僚。
        许多研究中国官场文化的学者已经以汗牛充栋的著作论述了这么一个观点:历朝历代,中国官场事实上存在着两套规则,一套是显规则而一套是潜规则。两种规则中,显规则是放在台面上的,表现为各种冠冕堂皇的口号和理论;而潜规则是一种“黑夜规则”或者说是“暗箱规则”,没有文字可考,规则的制造者、参与者、维护者、得益者甚至失益者在公开场合中都会拒绝承认潜规则的存在。
        两套规则中,真正调整和引导社会生活特别是官场生态的,表面上是显规则而实质上是潜规则。这种暗箱规则的稳定性甚至超越了改朝换代,即使是外族入侵建立的少数民族政权也不能改变这种现状,这也许是中国几千年来无法自发形成法治社会的文化制约基因之一吧。
        通过读《
四书五经》和“子曰诗云”取得权力走入宦海的人是无法洞悉中国官场潜规则奥秘的,因为这些经验是无法刊印成文字发表的,即使有也会与色情书刊之流一起被列入禁书焚毁,因而只能秘传口授;再者这些东西怕光,黑暗中可以潜滋暗长的东西毕竟还是经不起阳光暴晒的。
        在协助幕主处理事务的过程中,幕僚们不仅积累了丰富的官场经验,也积淀了丰厚的人脉网络,这是他们离开幕主自立时最大的无形资产。
        一般而言,有博大胸怀和战略眼光的幕主是鼓励幕僚自立门户的,曾国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太平天国运动中后期,虽然当时的湘军正处于巅峰状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作为利益集团统帅的曾国藩已经意识到了湘军的傲气和暮气日重,于是鼓励李鸿章自建一军,并从自己最得力的亲军营中挑了几个营作为原始资本送给他,李鸿章果然不负众望,在中国近代史上叱咤风云数十载,这是题外话。
        在所有的师爷中,刑名师爷对于中国传统司法文化影响最大,甚至可以说,他们是中国古代法庭中的幕后听审者━━看不见的法官。


 

历史知识:话说古代衙门的刑名师爷 - 幽谷清风 - 幽谷清风 通辽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